• 女子带小孩面试交他人照顾 孩子坠亡索赔121万
  • 发布时间:2017-08-30 15:17 | 来源:滨海新闻网 | 浏览:87 次
  • 女子带小孩面试交他人照顾 孩子坠亡索赔121万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洪雪)应朋友郭女士之邀,去保险公司面试,为了避免2岁7个月的女儿童童(化名)哭闹影响面试,张女士(化名)将童童委托给郭女士照料,谁知因为郭女士疏忽,童童玩耍时,从4楼的楼梯护栏内坠下死亡。认为大厦和保险公司没有尽到保障义务,张女士夫妇将大厦的管理方??北京市多元电气(集团)公司、面试应聘的单位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大兴支公司、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及郭女士告上法院,要求赔偿121万余元。

      一审法院判决太平人寿保险北京分公司和多元公司、郭女士共计赔偿108万后,被告不服,提起上诉。

      8月29日下午,该上诉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开庭,在法庭上,4被告表示,童童的死亡是由于张女士本人照料不当引起的,虽然各方都认为自己有管理和照料疏忽、漏洞,但仍然与一审时一样,不同意赔偿。

      2岁多女童4楼坠下死亡

      30多岁的张女士是某保险公司的业务员。

      张女士夫妇诉称,2016年2月29日,大兴支公司的工作人员郭女士明知原告张女士要照看自己2岁7个月的女儿童童,仍劝说张女士到其所在单位大兴支公司所在的大兴区金融大厦3层西侧应聘面试,张女士碍于情面前往。在面试过程中,为防止吵闹,被告郭女士将女婴童童带出张女士所在的面试房间。由于郭女士的疏忽,导致女婴童童不慎从四楼坠梯身亡。

      张女士夫妇认为,郭女士为便于公司顺利面试而将童童带出房间看管的行为应属执行职务的行为,应由其所在的保险公司承担民事责任。另外该大厦楼梯防护栏没有全封闭,且柱子之间间隙过大,存在明显的设计缺陷,对此亦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及警示信息,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导致悲剧发生,该大厦的产权人及管理者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张女士夫妇要求4被告共同赔偿其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21万余元。

      4被告均称没有责任

      一审开庭时,被告多元电气公司辩称,其公司无责任,该公司认为,本案的发生是因为原告带孩子到应聘保险公司的场所后将女婴童童交给被告郭女士照看,由于郭女士没有尽心照看,童童自己上到楼梯拐角处后发生事故。对此,原告和郭女士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事故发生的大厦是办公场所,不允许未成年人以及办公之外的人员入内,保险公司举办招聘的场所,不属于群众性活动的组织,所以不具备法律上严格要求的对童童进行监管以及保障义务。大厦的设计以及建造是经过有关单位的验收的,不存在原告陈述的不符合设计规范。“保险公司承租我公司的房屋,大厦的产权人多元水环保技术产业(中国)有限公司与我公司属于委托管理关系,多元水环保技术产业(中国)有限公司委托我公司对该大厦进行管理。事故后,郭女士为原告方垫付了医疗费5000元。”被告多元电气公司表示。

      被告大兴支公司辩称,被告郭女士与人寿保险公司签订保险代理合同,是人寿保险公司的保险代理人,因为大兴支公司没有权利签订保险代理合同,所以郭女士与人寿保险公司签订代理合同后分配到大兴支公司工作。

      被告人寿保险公司同样认为自己没有责任,该公司认为原告对该事故有责任,对于损失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具体事情发生是郭女士受托看管原告的未成年女儿产生悲剧,受托关系与人寿保险公司和郭女士之间的雇佣关系或委托代理销售关系没有必然的联系,郭女士为别人看管孩子并不是为了完成招聘任务,与该公司招聘任务没有关联性。郭女士并不是使用非法的手段或不负责的手段拓展任务,其看管童童的责任有疏忽,不应该属于职务行为,该公司不同意承担责任。

      被告郭女士辩称,在照看童童时自己尽到了看管义务;而且照看童童为了完成招聘任务,属于履行职务行为,应当由被告人寿保险公司承担相应的责任;大厦的管理单位没有尽到保障进入人员的安全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大厦的设计存在缺陷,也应当承担责任。所以她也不同意对原告进行赔偿。

      一审判决被告担责

      法院查明,张女士夫妇自2012年以来长期在北京居住,并在北京工作。张女士与被告郭女士系朋友关系,2016年2月29日,应郭女士之邀,张女士带2岁7个月的女儿童童到大兴支公司设置在大兴区的金融大厦3层的应聘场所应聘,面试过程中,为防止童童吵闹,张女士将女儿交由郭女士进行看管。由于郭女士照管的疏忽,导致童童不慎从四楼间的拐角处楼梯栏杆的间隙坠落,后经儿童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期间发生的医疗费郭女士垫付了部分。

      法院认为,对允许幼儿出入的场合,该场合的所有相关管理主体都应该对其的安全作出应有的保障。

      根据查明的事实,原告张女士受到大兴支公司业务员郭女士的邀请,带着孩子去保险公司面试,作为面试的组织者大兴支公司并未进行阻止,而是默许了这一事实,而且在幼儿进入面试所在场地后未进行有效的幼儿安全保障工作,放任幼儿在楼梯间跑动,未尽到应有的保障义务,对幼儿最后的伤害存在直接明显的过错,作为面试的组织者,对其允许进入面试场地的人员,应该考虑到参加面试人员的情况,并进行分别处理,做好安全保障工作,因此在该案中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法院酌定其承担30%的责任;

      电气公司作为大楼的产权人和管理人,应该对大楼内安全运用非常熟悉,对大楼的各项安全设施应该承担保障责任,有公共设施维护管理的义务,对楼梯间的防护栏的间距对进入大楼的各类人员是否能够起到安全保障作用应该知晓,在允许幼儿进入大厦时应该对其监护人员进行必要的提醒,或者在不符合幼儿进入的场所应该阻止幼儿,但电气公司并未尽到上述义务,因此对本案童童的死亡存在间接过错,理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根据其过错程度,酌定其承担40%的责任;

      郭女士接受张女士的委托,虽然是义务的看管,作为一个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理应对其承担的暂时看管义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和自己所在的环境有一个明确的了知,但郭女士在看管的过程中未尽到应尽的注意义务,疏忽大意,直接导致了童童死亡的结果发生,其对童童的死亡存在直接过错,考虑到其文化及认识程度,酌定其承担事故的20%的责任;

      对于当事人张女士,作为童童的母亲和主要照管人,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应该将女儿的安全放在首位,而李女却碍于情面先是带着女儿去面试,而且在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将女儿暂时的托管给他人,致使女儿未得到很好的照看,致使事故发生,虽然对其女儿的事故应承担一定的责任,考虑到其作为事故的主要受害人,而且疏忽的程度相对较轻,酌定其应当承担10%的民事责任。

      大兴支公司系人寿保险公司的分支机构,无独立经费不单独核算,故人寿保险公司对其行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大兴法院于2017年4月26日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赔偿原告各种损失共计36万余元;北京市多元电气(集团)公司赔偿48万余元;郭女士赔偿24万余元;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开庭

      8月29日下午3点,该上诉案在二中院开庭。

      张女士夫妇和郭女士本人都没有出现在法庭上,各方都是由代理人出庭。

      此外多元公司还认为,“一审对我方的责任认定过高,我方不应该承担责任,反而郭女士和张女士共同承担的责任不应该低于70%,二人应该承担主要的过错责任,一审判决认定二人的责任过低。”多元公司认为张女士夫妇是农民,不应该按照城镇人口的标准进行赔偿。

      太平人寿保险公司大兴支公司和北京分公司代理人表示,“一审判决我方赔偿的数额奇高,赔偿比例也过高,一审判决认定事发地点是我方的管理的场所,实际不是我方场所,坠楼地点在我们办公场所之外,据此认定我方责任偏重。”

      此外保险公司还表示,孩子的父母作为监护人在整个事件中严重缺失,为了自己的目的带着孩子去面试,也没有证据证明我方是强迫其来面试的,反而是委托了不该委托的人,张女士自己应该承担更高比例的责任。

      郭女士的代理人表示,此次事件中郭女士是在履行的职务行为,因此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郭女士是在替保险公司看管孩子,一审法院判决郭女士赔偿比例过高,此外,涉案大厦建筑存在严重漏洞,因此应该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即使我方有责任,也应该是最小比例的责任。”

      被上诉方张女士夫妇的代理人表示,同意一审判决中的责任比例的确定,同意一审判决。

      孩子是如何坠亡的?

      多元公司表示,从事发现场的录像很清晰地可以看到,童童是从4楼栏杆处掉下去的,多元公司代理人称“当时孩子是一个人从3楼楼梯往4楼爬,郭女士本人则在3楼楼梯间拐角处看手机,童童脱离了郭女士的监管,而且孩子到了4楼后,童童的身高高于护栏,但是童童是自己从护栏中钻过去的,护栏中间是空的,不幸导致童童坠楼身亡,此次事件我方确实存在管理缺失,事发后我们进行了改造,在护栏之间加上了玻璃。”多元公司的代理人说。

      郭女士的代理人则表示,当时童童已经上下楼好几次了,都没有出现问题,因此郭女士才在3楼电梯处待着,当时也没有看手机,是拿着手机的,事发原因是栏杆中间空隙过大,事发后该大厦也改造了栏杆。

      而张女士的代理人也表示,多元公司在明知有对幼儿有危险的情况下还仍然让孩子进入大厦,按照规定,事发的护栏间距不能超过0.11米,而涉案金融大厦的护栏间距为0.22米。

      “我们确实在事发后对护栏进行了改造,增添了玻璃。”多元公司代理人称。

      当庭播放了事发现场的视频,从画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到,童童一个人从3楼楼梯处爬上4楼,站了一下,然后从2个栏杆处钻了出去,瞬间就消失在画面中,很快郭女士从3楼跑上来。就在童童爬楼期间,一名大厦的清洁工在4楼处打扫卫生,看到童童一个人,该清洁工没有上前询问,而是转身进入了一个房间。

      “我希望各方能从自身考虑此次惨剧发生是因为我们还有多少地方没有做到的,还有多少漏洞没有弥补,以避免此类事件发生。”承办法官表示。

      在法庭最后,各方都表示同意调解,法官表示将于庭后进行调解。

      该案未当庭宣判。

  • 相关内容